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回归与延展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建筑生产活动的分工不断细化,建筑师的社会职能也随之发生了巨大转变。而现今国内社会的变化也对中国的建筑行业产生了不小的冲击。而这些复杂多变的冲击也给中国建筑师群体带来了不小的挑战。文章从历史的建筑师社会职责沿承,再到国外建筑师社会职能发展经验这两条脉络来研究,分析历史中建筑师存在的社会职能“回归”以及新语境下的建筑师社会职能的“延展”,探讨中国建筑师应对新挑战的职能可能性。
   关键词:建筑师;社会职能;回归;延展
   中图分类号:J0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码:1672—7053(2019)05—0049—02
   Abstract:With the continuous development of the society, the division of labor in construction activities has been refined, the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of architects have also undergone tremendous changes. And today's changes of domestic society lead huge impacts on China's construction industry and those complex impacts have brought tremendous challenges to the Chinese architects. By analyzing the history development of the architects'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the development of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of overseas architects. The "return" of the architects'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and the "extension" of the architects' social functions in the new context which can be a reference for the Chinese architects to deal with the new challenges.Key Words:Architect; Social Responsibilities; Return; Extension
   1 中国建筑师社会职能遇到的挑战
   1.1 資本、权力与建筑师三方角力困境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建筑创作受到了上层权力和社会资本的双重影响。在实际的建筑设计过程中,建筑师往往受制权力和社会资本两方,导致自身的设计理念与两者需求冲突时,建筑师在两者的强势之下往往选择妥协退让,导致最终的结果是违背建筑师的设计初衷。在这样的环境下,忽略客观事实,违背基本城市文脉现实,鼓吹权力资本的“假、大、空”建筑乱相。典型例子如被拆除的武汉大学工学部1号楼,究其原因是校方权力过大。而该楼因破坏景观而被过早拆除,又造成了极大的社会资源浪费。
   1.2 建筑创作思考空间的缺失
   中国在改革开放后经历的建设热潮时期,成长了一大批“设计神速”的建筑师。如雷姆库哈斯所言:“中国的建筑师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少的资金却设计出最大量的建筑,这设计建筑物的效率是美国建筑师的约2500倍。”诚然,“多快好省”是一个社会发展的最经济、最高效的手段,但事实上,过快的建筑设计流程导致了设计质量的下降,许多粗制滥造的建筑严重影响了城市的景观,同时其背后工业化生产的模式,忽略建筑在城市中应有的特色。所以在这样快速建设的过程中,中国许多具有悠久历史的城市变得“千城一面”,失去了城市的灵魂[1]。同时由于建筑设计的粗制滥造,中国平均建筑寿命远小于其设计年限,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
   2 历史视野下西方建筑师社会职能的发展简析
   历史上建筑师的职能几经变更,古今建筑师的职能现在已经大相径庭,但回顾作为建筑历史发展主流的西方建筑师职能发展,可以分析出其背后不变的原则。
   2.1 全能的古罗马建筑师
   古罗马与古希腊时期便有“建筑师”的称谓,而所谓的“建筑师”往往是一个全才。据古罗马时期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所载[2],建筑师应该具有多种能力与知识,包括绘图能力、审美能力、物理知识、天文知识、地理知识、生理知识、历史知识、交际能力等。这要求建筑师应当是一名全才,用以满足建筑这一门兼有艺术设计与工程科学的学科需求。此时建筑师的职能更像是一名统领全局的领导者,以协调各学科之间的合作分工。如何分配资源,统筹各学科的工作,成为了建筑师最为核心的工作内容与职责。
   2.2 多重身份的文艺复兴建筑师
   自欧洲进入中世纪以来,建筑生产活动长期由工匠完成,并没有建筑师存在。而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师阿尔伯蒂其《建筑论》一书中,将建筑师与工匠相区别,并且把建筑学定义为一门有理论、有方法论的学科[3]。此时,他认为建筑师的主要能力在于设计出建筑并加以实现,强调其创新能力与协调能力。这是建筑师与中世纪匠师之间的区别。同时,建筑师也偏重性地产生了三种类型,一是偏艺术家的建筑师,如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二是偏工程师的建筑师,如伯努乃列斯基;此外,也存在一部分由匠师系统训练而成的建筑师。此时的建筑是包含了三种身份,分别代表了艺术、技术与技艺,建筑师也有了多重身份的体现,而其社会职能也因此分化。
   2.3 工业革命以来的建筑师社会职能
   欧洲工业革命以来,随着人类技术的不断发展,人类对于建筑的需求也日新月异,随着水泥、钢铁、玻璃等材料在建筑上的应用[4],同时人类采用科学的工程计算法则改变了传统的经验力学计算,使得建筑师和结构工程师逐渐分离,并且随着建筑设备和建筑造价的复杂化也使建筑设备和工程造价相对于建筑学独立出来,而建筑师的职能并非将其他专业完全割裂,而是仍然像维特鲁威所要求那般,作为一个建筑职业的龙头存在,起到统筹分配的作用。    2.4 建筑师职能历史脉络小结
   纵观建筑师的社会职能变化,可以发现其社会职能在历史的发展中只能不断被分化与细化,但这并非意味着与其他学科的割裂。建筑师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的社会职能,就是资源分配与统筹协调的能力需求。
   3 中外建筑师社会职能对比
   通过比对中外建筑师的社会职能,可以发现中国建筑师职能的存在的一定缺失和不足。
   3.1 西方建筑师的三重法律身份及社会职能意义
   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RIBA)和美国建筑师协会(AIA)以及国际建筑师协会(UIA)都对职业建筑师有三重法律身份的定义:即独立的合同执行者、业主的代理和准司法代理的官员。其中,独立的合同执行者表明其在建设过程中的独立身份;业主的代理指建筑师作为业主的利益代表对建筑的全程进行质量把控;而准司法代理官员指建筑师有权兼顾业主利益和社会大众利益之间的平衡,有权运用自身专业认知对业主和承包商的行为进行规范和解释[5]。
   这三重法律身份分别代表了建筑师的三种职能:一是作为经济活动个体的营收职能;二是作为甲方建筑产品质量的保护者职能;三是社会公共利益和建筑伦理的捍卫者。三者缺一不可,是建筑师社会职能的基本法律依据。
   3.2 中国建筑师社会职能的缺失
   依照上述职对业建筑师的法律身份定义,可以看到中国建筑师社会职能的缺失。首先,中国特色的监理工程师就是对于中国建筑师对于产品质量把控职能的肢解。在日本和美国,监理是建筑师的法定职能,用以监控建筑的设计品质。而监理工程师在复杂的施工过程中机械地按照施工图进行施工监理,导致最终作品可以保证施工质量,但是建筑师所追求的设计品质大打折扣,这也导致了许多非建筑师责任的“劣质”建筑存在。其次,在资本和权力双重控制下,建筑师对于公共利益维护的话语权微乎其微,这也是导致之前所述的建筑师职能困境。综上,中国建筑师职能因为国家政策原因与建筑市场环境的双重影响下,遭到了严重的压缩。而如何解决现状,即建筑师社会职能困境的突破口之一。
   4 中国建筑师社会职能挑战的应对之道一回归与延展
   4.1 传统建筑师社会职能的回归
   4.1.1 全面知识学习的回归
   建筑学作为一个人文艺术与工程技术交织的人居环境学科,其学科的复杂性与内涵性要求了建筑师需要有一定厚度的知识储备[6]。一方面,宽广的知识面可以使建筑师有更宽广的视野,在面临新事物的挑战时能从容应对,为自己的创作灵感提供源动力,同时也为自身建筑设计保留较高质量的思考空间;另一方面,宽广的知识面使建筑师能够更从容地应对与建筑相关学科的协调沟通,了解各方的需求,协调各方矛盾。做好建筑生产的“龙头”。
   4.1.2 社会责任心与道德素养的回归
   建筑师在一定程度上作为一个社会资源分配者的职业,必然需要有高度的社会责任心。这就要求建筑师不能仅仅依据法律来约束自我,更需要以高尚的道德标准严格审视自己[7]。一个具有高度社会责任心的建筑从业者能够保证其作品的高度质量与社会公共利益。近年来,建筑界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奖连续两年献给此类建筑师,分别是关心灾后重建地区建筑营造的日本建筑师坂茂,以及社会保障住房设计研究者智利建筑师亚历杭德罗。由此可见,国际建筑界对于建筑师社会责任心的重视程度。
   4.2 建筑师新职能的延展
   4.2.1 建筑师建筑过程参与的延展
   按照前文所述建筑师的三重法律身份,建筑师对于一个项目本应有较高的参与度。然而事实上,中国建筑师的项目参与度远小于法律职能要求。如建筑策划阶段、建筑监理阶段等,这导致建筑最终成果往往与建筑设计初衷大相径庭。而建筑师在这样的环境下应该表现出主动姿态,以对建筑产品高度负责的心态主动加入建筑的每一个环节。对于业主和甲方,建筑师可以积极参与建筑策划阶段;对于监理阶段,建筑师也可以积极做好建筑监理的工作,与监理工程师积极沟通,甚至加入监理团队,让施工质量与设计质量都得到保证[8]。
   4.2.2 法律法规意识的延展
   如果说增加建筑过程参与是一种较为理想化的建筑师社会职能延展手段,那么参与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与伸张建筑师群体诉求的职能延展就显得更为迫切和现实。依前文所述中国建筑师职能的缺失,相关法律法规制定的不足可以说是造成此类现象的主要原因。因此,建筑师应该关心相关法律法规的制定,合理表达自身诉求,同时积极学习法律法规,利用法律法规保护自身作为建筑师的合法权益,在法律的框架下完成建筑创作。
   5 结语
   回归”和“延展”两词是通过分析建筑师社会职能的历史纵向发展和国内外横向比对提炼而成的关键词(图1)。“回归”指回归基本原理内涵,建筑师在漫长的职业历史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巨大变化,其经历岁月磨洗后仍然不变的部分,便是建筑師社会职能的内涵,即建筑师需具备的全面统筹能力,丰富的知识面和对人类社会的高度责任心。而“延展”指在中国建筑师法定职能都受到压缩的今天,建筑师需要以积极的心态去改善自身创作的环境,通过增加建筑过程参与度以及增强法律意识等手段,保证自身作品的质量。
   参考文献
   [1]赵辉.注重建筑伦理的建筑师[D].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07.
   [2]维特鲁威,罗兰,陈平.建筑十书[M].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3]莱昂.巴蒂斯塔.阿尔伯蒂.建筑论[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
   [4]肯尼思.弗兰姆普敦.建构文化研究[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7.
   [5]姜涌,邓晓梅.建筑师职能的国际比较与中国改革[J].中国勘察设计,2016(4):45-55.
   [6]Alfio,Bella.建筑师事务所和建筑师职责的回归[J].现代装饰(家居),2011(3):132-134.
   [7]李保峰.德国的职业建筑师制度及事务所[J].新建筑,1999(1):74-75.
   [8]邓在.建筑师负责制然并其他[J].新建筑,2015(6).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gemegg.com.cn/2/view-14796075.ht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