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基于双向交叉的教学模块设计实践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就《插图与书籍设计》课程存在的如课程教学内容扁平、学生实践内容无衔接、课程时间与课程内容体量匹配失衡等问题进行研究分析,提出双向交叉教学模块,这样能够提升学生对于知识点的融会贯通,在实践中能够自主解决综合性复杂性的问题,建立起多维度的设计思维,提升学生的综合设计应用能力,为当下高校同类型课程教学中的普遍问题提供一个新的解决思路。
   关键词:双向交叉;教学模块;插图;书籍设计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码:1672—7053(2019)05—0042—02
   Abstract :His paper studies and analyses the problems existing in the course of Illustration and Book Design, such as flat teaching content, no cohesion of students' practical content, unbalanced matching of course time and volume of course content, and puts forward two-way Cross-teaching module, which can improve students' understanding of knowledge points, solve the problems of comprehensive complexity independently in practice, and build up more. Dimensional design thinking can improve students comprehensive design application ability. It provides a new way to solve the common problems in the teaching of the same typeof courses in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Key Words :Two way crossover; Teaching module; lustration; Book design
   1 研究对象及意义
   1.1 教学现状
   《插图与书籍设计》课程是针对视觉传达设计专业本科三年级生开设的一门专业必修课,课程时间为5周80课时。插图、书籍设计两大内容作为平面设计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也是通过视觉手段传播信息的重要载体,各高校设计专业均有此方向的课程开设。本课程教学内容分为书籍设计理论系统、插图设计理论系统以及插图与书籍的应用案例解析三大部分;实践操作部分由学生绘制插图、设计书籍等,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培养学生多方位的设计创意思维,形成将理论概念与创意想法转化成设计实物的应用实践能力。
   1.2 问题分析
   1) 课程教学内容扁平。插图与书籍设计这两大内容都是视觉传达设计专业中重要门类。将两大内容并置在 门课中,容易造成将插图与书籍设计分割成两个模块,以两段式的授课流程进行,将课程的前半部分划分为插图内容,后半部分划分为书籍设计内容。这样机械式的授课流程会使教学没有侧重点,学科内容不够立体化,学生较难将所学融会贯通,形成不了综合设计能力。对于教师的教学能力而言,亦不能形成综合知识的教授,串联起插图与书籍设计的综合问题,造成知识传授是片面性的、刻板的。
   2) 学生实践内容无衔接。因刻板地将课程划分为插图与书籍设计两大部分,学生对插图设计与书籍设计的实践内容分开进行,没有进行衔接,无法体验到设计实践中整体关系的把握,无法形成多维度的设计思维与设计全局观,也就无法提升综合设计应用能力。
   3) 课程时间与课程内容体量匹配失衡。目前课程的时间为80课时,对于一个课程里面同时出现两大门门类来说,时间是非常仓促的。将两大内容并置在一个課程中,课程内容信息量巨大,但课程时间短,想要在课程时间内使学生对知识点全面了解一遍,容易造成两大模块内容均以蜻蜓点水式方式略过,没有轻重主次之分,难以深入细致的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1.3 研究意义
   交叉教学模块的实施能够提升学生对于知识点的融会贯通,使学生在实践中能够自主解决综合性复杂性的问题,使学生从课程初期阶段就建立起多维度的设计思维,提升学生的综合设计应用能力。同时涉及高校课程中教学模块扁平,课程实践内容无衔接等普遍问题,探讨一个新的解决路径。
   2 实践过程报告
   2.1 教学改革目标
   基于应用型人才培养目标,通过一系列的教学模式与流程改革,逐步实现培养拥有全方位的综合设计能力人才的实践教学,以实践、开放、融合为特征的课程建设,课程内容反映最新的设计理念、走在学科前沿的发展需要。培养“自主、探究”为主要学习方式的教学模式,充分调动学生的主观能动性。培养学生综合设计素养,切合市场对设计人才的需求,与行业实践相接轨。
   2.2 教学改革理念及思路
   本课题立足于视觉传达设计专业课程存在的实际操作出现的问题,解决各个实际应用性难点,以更好地优化教学效果。改变以往教学模块扁平、授课流程的刻板分段式、教学内容之间的分割等状况,利用教学内容模块混合,使教学内容连贯立体,使两个本身独立的设计门类进行多维度的融合,学生对知识点的理解和接受更加全面。将插图与书籍设计的实践内容进行衔接,使学生在设计前期就能够明确设计方向,在整个设计实践流程中能够更加主动把控全局,提升综合设计能力。两大教学内容模块融合之后,教师能灵活分配教学内容与时间,不再刻板遵循分段式的教学流程,学生也能够更加主动地掌控实践过程。无论是课堂案例还是实践操作的案例,师生之间、学生之间都实现互评互动,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实现多元互动交流,更好的完善教学成果。    2.3 改革方案设计
   1) 教学内容设计以双向交叉为主,将插图与书籍两大教学内容模块进行交叉渗透,使教学内容具有交叉性,贯穿性,立体化。这样两大教学模块中分别需要解决的单一问题有了双向的特性,形成一个更加全面的整体的问题。
   2) 将插图与书籍设计的实践内容进行交叉衔接融合,学生从解决单一问题能力跨越到到解决综合问题能力,建立起主动把控全局的综合设计能力。
   3) 教学内容与时间的配比关系因教学内容交叉融合而得到相应的解决,教学效率得到提高。
   2.4 具体实施措施
   1) 课程内容应该涵盖各个维度的关于插图与书籍设计的实际问题。当将插图设计作为一个重点教学模块,围绕插图设计的主题内容和风格表现来展开的书籍设计需要同时被涉及到。学生的实践内容在课程初期会进行插图绘制,每个学生的插画风格与语言都是不同的,其某种绘画风格和语言直接影响其书籍设计的装帧形式、版式风格等等问题,那么课程初期学生就需要把这些问题因素综合考虑到自己的设计中。同时教师的教学内容导向和对学生的设计提出的问题,需要更加全面更加有深度与广度,插图与书籍设计两大教学内容建立起双向完整的体系,这样就打破了原有的先讲解插图再讲解书籍的刻板分段模式,造成遇到的问题太单一化,考虑问题不够全面化综合化。将插图和书籍设计融合成一个主题同一阶段来交叉渗透,提升学生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
   2) 打破原有实践任务成果形式,原先成果为独立的两项内容,插图作业作为一项,书籍设计作业为另一项。改革后插图以书籍作为设计的载体,书籍以插图内容作为表现的主题。比如选择某一插图设计主题进行实践,那么书籍设计内容就要为这个插图主题服务,需要确定合适的书籍装帧方式、文字与图形的编排风格、色彩的设计等内容,最终设计输出为一本以插图为主要内容的书籍。相当于综合两个任务成为一体,插图设计的实践内容得到书籍这个媒介支撑,书籍设计的实践内容又能饱满立体起来。学生在设计前期就能够明确设计方向,在整个设计实践流程中能更加多元化多角度进行设计体验。
   3) 从两大教学内容模块中的案例导入的角度来说,教师可以灵活地将插图与书籍设计的内容作为整体案例同时进行讲解,比如以某一类型的插图作为主题地书籍设计的实际案例解析,又或者是书籍设计中不同类别的插图设计解析。课程内容导入可以是多方向多角度的,而非单一的去讲解插图或者书籍设计,将书籍设计与插图视为一个设计整体来进行讲解,从案例的启示下学生在实践中能够自主解决综合性复杂性的问题,从而形成综合设计能力。
   3 实践成果分析
   3.1 实践成果
   通过双向交叉教学内容模块,使教学问题更加多方位,教学内容更加丰富立体化。学生对知识点的理解和接受更加全面,作为以插图为主题的书籍设计的实践成果,以作品本身的质量评判来说,比以往以两个分割的内容输出的作品更加连贯完整,主题性强,视觉效果更加丰富。书籍装帧的形式从设计初期就围绕了插画主题,插画亦作为整本书籍的视觉重心,两者相互呼应,学生的设计能力得到更加全面的提升。就课程展览效果来看,插图书籍本身是目前国内比较热门的策展主题,课程成果展览的热门度得到提高。
   另外,教师能够更加灵活分配教学内容与时间,学生也能够更加主动地掌控实践过程。无论是课堂案例还是实践操作的案例,师生之间、学生之间都实现互评互动,提出自己的观点和意见,实现多元互动交流,更好的完善教学成果。
   3.2 社会影响
   对于国内高校设置了相同的专业课程而言,能够提供一种新的问题解决思路。对于一个课程里有两大设计门类的课程设置并不多见,本身这样的设置会造成学习时间不足,每个门类蜻蜓点水过一遍。但反向思考下,这样设置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教師有完备的知识储备和灵活的应变能力,对学生而言需要提升处理复杂事情的能力以及综合设计能力。目前国内对于设计基础课程三大构成这个课程进行了整合,将平面构成,立体构成,色彩构成这三个课程不再独立开设,而是综合成一门课程,学生可以在这一门课里将三大内容融合贯通,知识容易影响渗透。这就类似将插画与书籍设计结合,虽有弊端,但相对的好处在于对目前学生学习的目标更明确化,能充分调动其积极性,提高解决复杂问题情境的能力,形成设计全局掌控力。对教师而言,要求教师拥有多方位的知识储备,更提高了教师对时下设计趋势和学科前沿的掌握能力,也契合当下对于“双师型”教师队伍建设的要求。
   目前国内插画设计是比较热广]的领域,以插画作为主题的策展和赛事更是层出不穷,比如白金创意,靳埭强设计奖,嗨品牌等国内较为知名的设计赛事,再者每年的博洛尼亚插画世界巡展展示出当下插画艺术的先锋性与前沿性,对插画艺术在世界范围内的受众认知和影响逐步扩大。插图与书籍结合可以说是和将插画设计形成一个书籍的整体,不论是展览视觉效果,或者是参加设计类比赛,都将是一种完整而丰富的视觉形式。
   参考文献
   [1]姬灿,高瑞敏.实验课程教学改革探索——以《书籍装帧设计》课程为例[J].工业设计,2018,9.
   [2]张育维.高校艺术设计专业插图教学的探索与研究[J].大众文艺,2016,2.
   [3]江芳.教育研究与实践[M].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出版社,2017,01.
   [4]吕敬人.书籍设计:书艺问道[M].中国青年出版社,2006,10.
   [5]中国出版协会装帧艺术工作委员会.书籍设计[M].中国青年出版社,2015,12.
转载注明来源:http://www.gemegg.com.cn/2/view-14796079.htm

?